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Uber仍未盈利,如何获得投资者信任?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52 次

《硅谷封面》编者按:无论是招股书的阐述也好,亦或是拒绝联合创始人出席敲钟也罢,Uber首席执行官想要证明,这家初创企业已经摆脱了过去喧嚣的技术文化。但Uber仍未盈利,而曾经的过去并没有那么遥远。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经受丑闻缠身、内讧不断以及用户排斥的数年之后,Uber终于迎来了市值最高约910亿美元的高光时刻。届时许多早期员工将成为亿万富翁,公司也将成为众多公众投资者所拥簇的对象。然而,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眼前的问题却是Uber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想要出席公司上市的敲钟仪式。

作为一名前首席执行官和现任董事会成员,卡兰尼克要求参加5月10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举行的敲钟仪式。他还想带上自己的父亲唐纳德·卡兰尼克(Donald Kalanick)。

但科斯罗萨西似乎对此并不乐意,这当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2017年,科斯罗萨西接任Uber首席执行官,成为硅谷薪酬最高的掌门人,受命清理卡兰尼克留下的烂摊子。近三年后,这位外交官式的首席执行官在内外不断后将Uber拉上了上市的道路。

公司最初的计划是让Uber最早期员工和任期最长的司机出席敲钟仪式。而公司高层的一些人认为,卡兰尼克对于公司来说仍然是一种有害负担,Uber应该与他保持最大距离,因为这家公司还尚未盈利,还在试图让公众相信,员工确实在“正确的时期做正确的事情”。而卡兰尼克的出现无疑将不可避免地重新唤起公众对他最后一年执掌公司灾难的记忆。

科斯罗萨西要担心的不止于此。迄今为止,Uber的年亏损依旧达到了数十亿美元。他需要让投资者相信,即便短期内公司不会实现盈利,这仍是一家有前途的长期公司。为了避免分心,科斯罗萨西决定不让卡兰尼克出现在聚光灯下。

作为全球共享出行的鼻祖,Uber自2009年创立至今业务已经覆盖全球63个国家,超过700个城市,覆盖人口数达41亿。

来自招股书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Uber已经完成了15亿次出行,累计100亿次订单,司机数量达到390万,用户月活数高达9100万。相比竞争对手Lyft仅拥有3070万乘客和190万司机,Uber显示出优势明显的领先地位。但Uber也在持续不断亏损。仅仅是2016年到2018年的两年多时间,Uber亏损就超过100亿美元,而且管理层认为未来可能甚至无法实现盈利。

Uber的上市,或将是纽约证交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五宗上市交易之一。但其也创下了美国创业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亏损。

科斯罗萨西想要证明,Uber这家初创企业已经摒弃了卡兰尼克喧闹的技术文化,以及他在追求增长过程中的烧钱策略。但Uber毕竟只是一家只有十年历史的公司,其过去并没有走得太远。卡兰尼克曾经对资本赤裸裸的处理方式,几乎完全说明了Uber作为一家企业的生存能力。

过去的Uber公司与多个地区的消费者或监管机构都没能建立多少好感。此外,Uber在几乎每一次出行上都处于亏损状态,其只是利用风险资本补贴出行、投资新领域,并击败了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类似服务的一票竞争对手。

卡兰尼克对风险投资的严重依赖,可能会给Uber带来至少两个方面的问题。它灌输了一种无纪律的习惯,因为高管们只要想要钱,随时都可以要求更多,就像没有零花钱上限的富家子弟一样。

其次,大部分的投资回报可能已经实现,这对散户投资者来说更令人不安。Uber在最近提交的招股书中承认,其增长正在放缓,这从侧面加剧了人们的担忧,也就是风险投资公司、私人股本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业内精英并没有给散户投资者留下多少上行空间。

Uber在私人市场的最后一大受益者可能是软银集团。这家日本大型企业集团在公司估值约420亿美元的低点从投资者手中收购了现有股份。几个月后,随着公司从一系列丑闻中恢复元气,这些股份的价值几乎翻了一番。

所有公司的上市在本质上都是不可预测的。对于Uber来说,其结果可能会特别极端。它会像之前的亚马逊一样,有朝一日实现盈利吗?或者说更像eBay,虽然久负盛名但却步履蹒跚,增长势头日落西山?

目前,科斯罗萨西的主要工作是让Uber低调完成上市,而自己也能够获得丰厚的回报。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如果科斯罗萨西能够在连续90天的时间里让Uber估值超过1200亿美元,那么他个人将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股票净奖金。

卡兰尼克创立的Uber过去

上市公司需要额外的审查,需要定期披露财务报告,这一点Uber可能很难适应。一开始,投资者向该公司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要求的回报却很少,他们相信有魅力的卡兰尼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2009年当这家初创公司成立时,风险投资家们正四处搜寻,希望为下一个谷歌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或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提供资金。投资者对企业家热情的重视程度,几乎与其所推销的商业计划书一样重要。没有人比卡兰尼克更富有激情。

在卡兰尼克看来,总有一天业界会把Uber与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巨头相提并论。这些改变世界的公司塑造了数十亿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科技的方式。投资者很喜欢颠覆出租车行业和公共交通的想法,但他们更喜欢卡兰尼克。卡兰尼克是1976年生人,在硅谷已经算是中年人。尽管他的头上已经有些许白发,但身材匀称,孩子气十足,精力过剩。当他在风投面前列出投资Uber股权的机会时,就像乔布斯和天才推销员的结合体。